云龙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列

正文

杨菊惠、杨合惠等诉云龙县诺邓镇人民政府、杨伍会物权保护纠纷一案 ——擅自处分共有财产后的责任认定

2016-08-30 22:28:39 来源: 本站

  

关键词:物权保护 擅自处分共有财产 善意取得  合同效力    赔偿责任 区分原则

裁判要点:不动产物权合同生效后因未进行登记而导致物权未发生变动,受让人未善意取得但基于合理信任而处分该共有物后因不存在过错而对除让与人以外的其余共有人不予赔偿,应由有过错的让与人对其余共有人予以赔偿。

相关法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五条、第三十四条、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第九十五条、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三条。

案件索引:

一审: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云龙县人民法院(2014)云民初字第226号(201526

二审: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5)大中民终字第196号(201557

 

案情介绍:

原告诉称:因被告杨伍会擅自处分共有财产,故被告云龙县诺邓镇人民政府与被告杨伍会之间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请求返还原告土地,恢复地基原貌并由诺邓镇政府赔偿损失。    

被告云龙县诺邓镇人民政府辩称:房屋买卖合同合法有效,我们已经善意取得了该宗房产的权属,故不应对原告进行赔偿。

被告杨伍会辩称:我擅自处分共有财产属实。

法院经查明:原告杨菊惠、杨合惠、杨世惠与被告杨伍会系亲姐妹。共同共有1953年政府确权给其父母位于原石门镇一街60号的宅基地及房产。其父母在世时,四姐妹之间未明确分家析产,该宗房地产属于共同共有。2007年杨伍会私自将该宗地变更登记为自己一人使用,并《国有土地使用证》,随后杨伍会与被告云龙县诺邓镇人民政府下属的文化站签订转让协议,把该宗房产以80000元的价格转让给云龙县诺邓镇文化站,诺邓镇政府在原告提出异议后继续施工,拆除了旧房屋,将地基修成上下两台。原告向大理州人民政府申请复议被告杨伍会的《国有土地使用证》被撤销。

裁判结果:

云南省云龙县人民法院于201526作出(2014)云民初字第226号民事判决:一、由被告诺邓镇政府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将其占有的位于原石门镇一街60号的宅基地返还给原告杨菊惠、杨合惠、杨世惠及被告杨伍会;二、驳回原告杨菊惠、杨合惠、杨世惠的其他诉讼请求。宣判后,原告杨菊惠、杨合惠、杨世惠向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以同样的事实作出(2015)大中民终字第196号民事判决,对一审判决予以维持。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原告杨菊惠、杨合惠、杨世惠与被告杨伍会在其父母去世后,对父母遗留的诉争房产依法享有平等的财产继承权。该宗房产属于四人共同共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五条规定“共同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共同享有所有权”、第九十七条规定“处分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以及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作重大修缮的,应当经占份额三分之二以上的按份共有人或者全体共有人同意,但共有人之间另有约定的除外”。本案中杨伍会未经其他共有人同意,擅自将该宗房产转让给诺邓镇文化站,属于无权处分。《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五条规定“当事人之间订立有关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不动产物权的合同,除法律另有规定或合同另有约定外,自合同成立时生效;未办理物权登记的,不影响合同效”,《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规定“无处分权人将不动产或者动产转让给受让人的,所有权人有权追回;除法律另有规定外,符合下列情形的,受让人取得该不动产或者动产的所有权:(一)受让人受让该不动产时是善意的;(二)以合理的价格转让;(三)转让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照法律规定应当登记的已经登记,不需要登记的已经交付给受让人”。该宗房产因诺邓镇政府没有办理物权登记手续而不构成善意取得,但依据上述十五条之规定,加之该协议并未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故该转让协议自成立时即发生法律效力。

合同有效,诺邓镇政府基于合理信赖支付了合理对价,杨伍会亦交付了使用权证书并搬离该房屋,可以认定该合同已经履行完毕,诺邓镇政府已经尽到合理注意义务,故而对侵害物权造成的损失,应由采取欺诈手段侵害物权的被告杨伍会承担责任。但因物权未发生转移,故原告三人有权请求无权占有人诺邓镇人民政府返还该土地使用权。

 

案例注解:

本案涉及合同效力与物权变动的关系,以及擅自处分共有财产后的责任承担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五条规定了合同效力与物权变动之间的关系,即物权法的区分原则。

所谓物权法上的区分原则即指发生物权变动时,物权变动的原因与物权变动的结果作为两个法律事实,他们的成立生效依据不同的法律根据的原则[1]。这一原则来源于德国民法,即德国法中的“Trennungsprizip,或称分离原则。无论物权变动的原因是什么,原因的成立与物权的变动都不是一个法律事实,而是两个区分的法律事实。理解这点对于合同效力认定与责任承担至关重要。

一、合同效力问题

本案诉争焦点之一就是合同效力问题。裁判时存在分歧,一种观点认为:应认定合同无效,理由是二被告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杨伍会属于无权处分,事后也没有得到其他共有人的追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一条之规定,应认定为合同无效。另一种观点认为:杨伍会处理的共有财产有自己的份额,并不能算完全的无权处分,根据《物权法》的区分原则,合同成立与物权变动是两个独立的概念,而且合同仅在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时无效所以本案中,合同应该是有效的,但物权因未登记而并未发生变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二款的规定,诺邓镇政府可以要求杨伍会承担违约责任或损害赔偿责任。

裁判结果赞同第二种观点。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一条规定的是“无权处分他人之物……”,本案中,杨伍会处分的不仅仅是他人之物,其中亦有自己的份额,并不能属于无权处分他人之物,且该合同并未违反《合同法》五十二条的禁止性规定;其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五条不动产物权变动的合同效力与物权效力相区分的原则,即不动产物权变动的合同与不动产物权变动的物权登记是两个不同的法律事实,他们的生效要件应该根据不同的法律规定来认定。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不动产物权的合同是否生效,应该依据《合同法》第44条、《民法通则》第52条来认定;物权变动是否生效,则应该依据《物权法》第9条、《民法通则》第72条来认定。即:不动产物权变动合同的生效只需具备以下三个条件:1、行为人具有相应的行为能力;2、意思表示真实;3、不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至于所签订合同最后能否履行,标的物能否办理物权登记,并不是合同生效的必要条件。综上,本案合同有效。

二、责任承担

(一)擅自处分共有财产的共有人如何承担责任

《物权法》九十五条规定,共同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共同享有所有权,本案中,原告与被告杨伍会通过继承对父母遗留的房屋及土地共同享有相应权属。故而处分该共有财产需要依据物权法第九十七的规定进行,杨伍会采取欺骗手段,提供虚假材料申请登记,获得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书后擅自将共有财产出卖给诺邓镇政府,依据《物权法》第二十一第一款 “当事人提供虚假材料申请登记,给他人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第三十七条“侵害物权,造成权利人损害的,权利人可以请求损害赔偿,也可以请求承担其他民事责任”之规定,应由杨伍会因侵害物权给原告三人造成的损失承担民事责任。

(二)原告放弃要求杨伍会承担责任如何认定

本案中,原告方在诉讼请求中未请求杨伍会承担责任,审理过程中经释明亦明确表示放弃杨伍会承担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一条“原告可以放弃或者变更诉讼请求。被告可以承认或者反驳诉讼请求,有权提起反诉”,放弃、变更诉讼请求系当事人的法定权利,本案中,原告起诉时并未要求被告杨伍会承担责任,系原告对自己权利的处分。在庭审中亦明确表示不追究杨伍会责任,系变更诉讼请求,故而围绕当事人的诉求未裁决杨伍会承担责任。

(三)诺邓镇人民政府是否应当对原告予以赔偿

原告诉讼请求之一是要求被告诺邓镇人民政府对其损失进行赔偿,关于这点,也存在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房屋买卖合同有效,且诺邓镇政府在土地使用权证未被撤销时对老房屋进行拆除,应认定为诺邓镇人民政府属于有权处分,故不应对原告进行赔偿;第二种观点认为,房屋买卖合同无效,物权也没有发生变动,但诺邓镇人民政府拆除时合同是有效的,是有权处分,但其在利害关系人提出异议后并未停止拆除,造成了损失的扩大,应就扩大损失部分承担赔偿责任。裁判意见认同第一种观点。

本案中,综合案情,认定杨伍会与诺邓镇人民政府的房屋买卖合同有效,被告杨伍会在未告知其他共有人的情况下擅自登记并将房产转让,侵害了原告方的物权,致使房屋及其他地上附着物灭失,宅基地原状被改变,其行为存在过错,有违民法的诚实信用与公序良俗原则,严重侵犯了原告方的权益,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六条“造成不动产或者动产毁损的,权利人可以请求修理、重作、更换或者恢复原状”、第三十七条“侵害物权,造成权利人损害的,权利人可以请求损害赔偿,也可以请求承担其他民事责任”的规定,对给原告方因此造成的损失承担侵害物权的民事责任。而诺邓镇政府拆除旧房屋及地上附着物,是基于杨伍会持有政府颁发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书及已经与杨伍会签订转让协议并支付了合理的对价而作出的行为,诺邓镇人民政府在合同签订时已经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其行为没有过错,故此行为造成的后果应当由杨伍会承担责任。诺邓镇政府对原告不承担赔偿责任。

(四)基于物权效力与合同效力分离原则,诺邓镇政府应向共有人返还土地

综合以上分析,本案房屋转让合同有效,根据我国法律规定“房随地走、地随放走” 的原则,因房屋转让,其土地使用权亦应一并转让,但本案因未进行物权登记,导致使用权未转移,虽诺邓镇政府基于有效合同处分房屋及土地不承担侵权责任,但在物权不发生转移的情况下,诺邓镇政府对该土地不享有物权,系无权占有,故原告诉请其返还土地的主张应予支持。

(五)诺邓镇政府的权利如何得到救济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二款规定“出卖人因未取得所有权或者处分权致使标的物所有权不能转移,买受人要求出卖人承担违约责任或者要求解除合同并主张损害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诺邓镇人民政府有权依据以上规定另案起诉要求杨伍会承担相应责任。

………………………………

参考文献:

1[]迪特尔.梅迪特斯著,邵建东译:《德国民法总论》,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

2、渠涛编译:《最新日本民法》,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

3、陈卫佐译:《德国民法典》。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

4、孙宪忠:《物权行为理论探源及其意义》,《法学研究》1996年第3期。

 



[1] 孙宪忠著:《中国物权法总论》,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163页。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